<dd id="sp1ps"></dd>

    1. <th id="sp1ps"></th>
      <th id="sp1ps"></th>

          1. 新品牌出版后浪迎來爆炸式增長

            2021-6-07

             2013年,社科文獻出版社推出的“甲骨文”是近年來風頭很健的品牌,知網上還能查到有學者以此為研究對象發表的論文。作為隸屬于一家老牌國有大社的新品牌,甲骨文定位其實很“硬核”——出版國外優秀學術著作,但又注重大眾性,強調文本可讀,像“地中海三部曲”,以及《金雀花王朝》《阿拉伯的勞倫斯》《羅奔尼撒戰爭》等,都叫好又叫座。

              “品牌實際上是用產品來培植的,書足夠好品牌就慢慢起來了!本G茶認為,甲骨文的品牌知名度主要得益于書的質量,不過,更多品牌的誕生有一定偶然性。

              去年11月,林青霞新書《鏡前鏡后》出版,讓理想國的大眾知曉度進一步提升!暗缙诶硐雵小本┴愗愄亍,后來才改成‘理想國’,并逐漸強化品牌。另一個比較有名的出版新機構‘未讀’,背后是北京聯合天際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一開始,‘未讀’只是公司公眾號的名字,隨著公眾號的走紅,才慢慢把品牌落到這個名字上了!

              樂府文化創始人涂涂則認為,近年來“小而美”的出版品牌又經歷了一輪爆炸式增長。尤其是“出版航母”中信出版集團,從2016年推出“出版人品牌矩陣”后,集團內部每年都有新品牌出現,中信大方、灰犀牛、見識城邦、紅披風、小中信……不僅讀者對這些書脊上打著的新LOGO比較陌生,很多媒體記者也眼花繚亂。

              “必須要塑造自己的品牌。國有出版社很少塑造品牌,因為出版社本身就是品牌,他們覺得沒必要也費事!本G茶認為,品牌塑造的基本要素就是要有重要的標簽,讓讀者反復被視覺沖擊,從而形成品牌意識。

              武漢方艙醫院“清流讀書哥”讀的《政治秩序的起源》之所以一下就讓很多人認出來自理想國,就是因為這套“Mirror”叢書,每個書封上都有個大大的M。甲骨文能開辟出版“學術暢銷書”的先例,創造一萬冊兩天售罄的銷量奇跡,一定程度上也得益于其極富特色和視覺沖擊的封面設計。

              “從這點來說,老的國有出版社其實很有優勢,很多設計師都是業內大咖,商務印書館的‘漢譯世界學術名著叢書’、中華書局的‘諸子集成叢書’等,都很有品牌意識,一看封面或者書脊就知道是哪套叢書!本G茶說。

              如今,很多書店都在爭當網紅打卡地,一本書要在書店成功擺放并吸引讀者,就要有“顏值”。為此,一些出版機構在裝幀設計上挖空心思,每年各種“最美圖書”評選也層出不窮。但綠茶覺得,這種一味迎合當下讀者視覺需求的設計有明顯的時效性,能吸引眼球的同時也會成為某種局限!霸偃タ瓷鲜兰o80年代三聯數書店的‘讀書文叢’,甚至是民國時期的一些書,封面很質樸,也沒那么強調視覺設計,有的只有一個小圖案,但至今看來還是很美!

              2019年,為了致敬“網格本經典”,人民文學出版社再版了“外國文學名著叢書”。盡管距離有些名著的首印時間最晚已過去近70年,但這套“網格本”重出江湖后依然成為網紅,入選人民文學出版社的年度好書!八宰⒅匾曈X設計固然是時代需要,但最后誰能留下來還有待時間考驗。當然理想國的‘Mirror’叢書、甲骨文的書裝設計,肯定會成為經典,但有些暢銷書就很難講了!

              “這幾年出的新品牌還有個特點是,雖然沒有非常強的市場號召力,但很個性化,瞄準某個細分領域做專業出版!蓖客吭瓉硎恰缎戮﹫蟆窌u周刊的記者,2016年成立的樂府文化就是在這種潮流下出現的。樂府文化出版的書偏文藝和生活美學,在豆瓣,每個月上傳的新書雖然只有三兩本,但網友整體打分很高,《我會在六月六十日回來:埃梅短篇小說全集》評價甚至在9分以上。

              涂涂說,個性化出版機構的出現與讀者發生變化有關。20年前書商普遍喜歡出大眾閱讀領域的書,這樣更賺錢,而學術等更專業的書,則由抵御市場風險能力強的大社來出。這些年,隨著受過良好教育的中產階層成長,昔日相對冷僻的書逐漸有了讀者,市場擴大,對出版機構提出了新要求,各種小而美的出版機構或者品牌自然涌現。


            1. 上一篇:2021年起“國潮”成消費新時尚
            2. 下一篇:青青稞酒股東套現5億為“酒旅融合”輸血

            相關文章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