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sp1ps"></dd>

    1. <th id="sp1ps"></th>
      <th id="sp1ps"></th>

          1. 紅樓夢與黃酒文化之一:黃酒要溫著喝

            2020-7-18

             關于紅樓夢,有人癡迷里面花鳥蟲魚自在生長的生靈世界,有人津津樂道才子與佳人的繾綣纏綿,有人向往雕梁畫棟鐘鳴鼎食之家的富貴氣象,也有人苦苦鉆研藏在繁華表面下滿紙荒唐言的不祥之讖。而我,則為它對生活入木三分的刻畫感動不已。賈府的榮華富貴并不只是體現在闊綽非凡的吃穿用度上,他們嚴格恪守歲時節令,講究人與自然的和諧,將日子過得精細而虔誠,這樣的生活理念只有長期被優渥生活所滋養的人才會堅守。

               就拿他們經常會喝的黃酒來說,喝之前一律是要燙一燙的,要配上各種佳肴,酒里有時還會浸幾朵合歡花。


               有一回里寫道,寶玉與黛玉前往寶釵處探望,薛姨媽留吃飯,席間寶玉因夸前日在那府里珍大嫂子的好鵝掌、鴨信。薛姨媽聽了,忙也把自己糟的取了些來與他嘗。寶玉笑道:這個須得就酒才好。薛姨媽便命人去灌了最上等的酒來。

             這酒便是黃酒了,黃酒在賈府的餐桌上多次出現,不只就上好的鵝掌、鴨信飲,在螃蟹宴上也要提前預備著。

               在薛姨媽那里,寶玉想要直接喝冷酒,薛姨媽忙道:“這可使不得!吃了冷酒,寫字手打顫兒!苯又鴮氣O又就著喝冷酒與熱酒的問題與寶玉說了一通,寶玉聽她說的有情理,便放下冷的,命人暖來方飲。在大觀園里舉辦螃蟹宴,曹雪芹也特意點出“這一邊另外幾個丫頭也煽風爐燙酒呢!背孕吠ǔR潼S酒,黃酒熱過后,既能解膩,又能驅寒。

                熱酒,多么溫暖纏綿的字眼,在紅樓夢里隨時可見,可在如今,卻很少有人喝酒之前惦記著要燙一燙,也很少見人再喝那需要燙一燙的酒了。在快節奏的現代生活中,人們的冰箱里有各種可以即食即飲的東西,想喝酒打開酒瓶就行,不需要像紅樓夢里那樣“煽風爐燙酒”。方便是方便,可太多觸手可及的東西和即時型的獲取正在將等待的意義與浪漫消解,我們的生活也變得單薄,我們節省了更多的時間,卻也只是讓這些時間無謂地流走。而從前,在那些需要大費周章的一飲一食中,我們至少留下了深深淺淺生命活著的知覺。

                我大概是為數不多厭倦快節奏的現代生活方式的人吧,當我如此感慨時,就遇見了悅觀潮——一位素知我心性的友人送給我的黃酒。他說做這酒的人應該是與我一樣有著強烈儀式感的人。我光是看著這酒,仿佛已經與它的釀造者完成了一場近在咫尺的對話,燙熱之后品嘗,更覺遇到了知音,仿佛可以從酒的味道里感知到紅樓夢中每一次飛鳥掠過留下的劃痕,每一次從離原吹進閨閣的香陣風,每一次蝶舞花落,每一次風雨穿林。

               大概悅觀潮的釀造者,也做著一個古老的“紅樓夢”吧。                    

                              作者:  深圳大悅黃酒文化研究院


            1. 上一篇:你知道為什么叫燈紅酒綠嗎?
            2. 下一篇:余生,一知己,一杯黃酒,足矣......

            相關文章

            網友評論